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《韩国漫画书》。

状奏汪,帝疑之,出为怀疑,我总觉得在他们韩国漫画书

一场顾客答谢会下来,吴笑天终于看出了端倪。

这答谢会实际上是营销会,通过各种形式让老人们不知不觉买了许多夕阳红系列三口服液。

老人们却以为自己赚死了,有吃有喝,有得拿有东西送,免费的、打折的、优惠的夕阳红口服液比平时便宜多了,还有节目看,还上台说话,讲经验,讲心得体会,能表演的还特意邀请上去舞台表演节目。

所有老人在这氛围下都购买了或多或少的商品,比如陈爸爸这些还购买了一大堆,足足装满了整整一车后尾箱。

答谢会后,老人们个个满载而归,没有一个空手而回的。

恰逢到了中午,公司还特别给老人家们准备了极为丰盛的午餐,就在公司对面的鸿运大酒店整整包了十多围。

在服务人员无比热忱细心的照顾下,老人们吃得非常开心,他们十分沉浸在这免费的丰盛午餐当中,浑然忘记了自己购买产品的天价付出。

吃饱喝足,收获满满,老人家们感觉到自己这一上午是自己新年最为舒心美好的一天!

照顾好老人,谢麒麟将心满意足的陈爸爸、陈妈妈送了出来,亲自唤来自己的小汽车,吴笑天帮谢麒麟将那陈爸爸、陈妈妈夕阳红系列三口服液塞满了汽车后箱。

陈爸爸的轮椅只好摆放到了车头副驾驶室。

“车头坐不下人了,笑天,你自己回去吧,下午公司休息。我送陈爸爸、陈妈妈回去。”谢麒麟对吴笑天说道。

吴笑天见谢麒麟车上确已坐不下人了,便道:“谢大哥,要不要我搭车过去帮你搬东西去陈爸爸家?”

“笑天,谢谢啦,不用了,我搬多一次就行了。”谢麒麟说道。

陈爸爸、陈妈妈显然对吴笑天印象也不错,吴笑天向他们说再见的时候,他们也喜欢的跟吴笑天说再见。

吴笑天摆摆手,谢麒麟摇上车窗,搭载着陈爸爸、陈妈妈,缓缓加速的开车离开了。

望着老人渐行渐远,身边其他的老人也如出一辙,逐渐的离开了。

中午陪同老人家一同吃饭对付了午饭的吴笑天,用手机叫了辆无人驾驶汽车,也回自己的出租屋休息了。

不知道是不是忙了一个上午累了,还是别的原因,吴笑天觉得自己心情有些复杂沉重,在车上头脑微微昏昏沉沉起来。

刚回到出租屋,手机铃声响起来了。

吴笑天关上门租屋的门,接听了手机视频。

是父母发来的视频。

“爸爸妈妈,吃饭了没有?”吴笑天问候。

“吃了,笑天,告诉你一个消息,我们邻居二婆今早去世了。”吴妈妈说。

吴笑天心里一怔,邻居二婆,一个多么熟悉而又和蔼可亲的老人家。

二婆从吴笑天自小,就对吴笑天极好,她家里有什么好吃的,总会叫上吴笑天三兄妹,老人家虽然是驼背老枢,却成天笑呵呵的,慈祥得很。

老人家近年身体不大好,高血压,还入了一次医院,不过老人家出院后,一直坚持吃降压药,身体倒是没有再出什么幺蛾子。

“二婆怎么突然去了?”吴笑天觉得有些意外。

“还不是高血压爆炸了血管?脑溢血。”那头吴妈妈说道。

“二婆不是一直有吃降压药吗?”吴笑天不解。

“唉,那还不是因为天蚕降压蚕丝贴!”吴妈妈摇头叹息。

“什么天蚕降压蚕丝贴?”吴笑天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东西。

“唉,你是不知道,去年下半年开始,不知道从哪里来了个天蚕变蚕丝贴销售有限公司的销售员,对二婆特别好,简直比二婆的亲生子女还要亲。

你也知道。二婆是个留守老人,儿子在城里打工,女儿又嫁到了外地,子女又不太孝顺,极少打电话发视频回来问候老人,老人独守老家,一个人孤家寡人的,说不出有多凄凉。

这两个蚕丝贴的销售员,宛如子女对他关怀备至,又用小车搭乘她到集市上到参加活动,免费请她聚会吃饭,送她各种玩笑儿。哄得你二婆天天像子女回家过年似的开心。

那两个推销员十分关心你二婆的身体健康,见她天天吃降压药,便跟她说,逢药三分毒,何况是天天吃药?

他们两个替着二婆着急,吃不下,睡不香,说道,想到这药物长期副作用二婆这七老八十的身体,又浪费她的金钱。不若用他们公司的天蚕降压蚕丝贴。

这贴是他们公司高科技产品,降压效果特别好!完全绿色环保,没有副作用。

那推销员说,天蚕神功乃古武林绝世神功,有起死回生、脱胎换骨之功效。天蚕神功有如此效果,据他们公司研究,主要是天蚕丝的手一掌打飛李洲手上的劍,沒等李洲反應,楊風隨后又快速的一掌打向李洲,李洲欲想一掌擋下楊風的一掌。

楊風掌向變換,最后一掌打在李洲的肩膀,隨著一聲骨頭碎裂的聲音傳來,李洲宛如一只脫線的風箏吐血而飛到臺下,直接重傷。

楊風也驚呼,這一掌有點太霸道了吧,自己的右手也傳來了一些疼痛感,攻擊力有點出乎意料,光這一掌就用了體內五成靈氣,應該是凝聚靈氣產生太大的能量在右手才會如此,以后還得謹慎使用這些招式為妙。

隨后楊風立刻跑向擂臺邊看向重傷的李洲道一臉正經且有點無辜道:“李洲兄,不好意思啊,我也不知道這一招攻擊力這么強,第一次施展,不小心下手重了點,不知道你抗不住,早知道輕一點了,沒事吧。”

“噗‘’!

頓時,李洲不知是氣的還是傷的,一口鮮血又從口中噴出,被第一次施展的一掌打飛十幾米遠,骨頭都碎了你跟我說有沒有事,隨后暈眩過去,這不是明顯的氣人嗎。

不管怎么說,裁判隆重的宣布楊風得了第一,臺下觀眾歡呼,一場場精彩的比賽已結束。

鐘樓也是若有所思的樣子,隨后也萌生出一個想法,也是時候收個徒弟了,難得見到一個好苗子。

最后的頒獎就有點那個了,怎么說呢,只有楊風站在領獎臺上,楊風都有點略顯尷尬,第二名,兩個并列第三名的人都還昏迷不醒。不過還是照常發放了獎勵,讓他們的好友先幫忙領取了。

第一名的獎勵是二品丹藥固靈丹一枚,一品丹藥小還丹三枚,培靈丹也屬于二品丹藥中比較難煉制的一枚丹藥,而小還丹則是一品丹藥中比較常見的,一般武者都會隨時帶的丹藥,有快速回復靈氣和體力的一種丹藥。

個個看著獎品都羨慕之色,那可是一枚二品丹藥啊,普通的二品丹藥少說也幾百兩銀子一枚,在陸林鎮更是有價無市,就算有錢也不一定買得到,而且還有三枚一品丹藥,再怎么一品丹藥最便宜的也要十幾兩銀子一枚,否則煉丹師身份也不會這么尊貴了。功法楊風倒是不缺,等回去家里,何墨也會給他修煉,倒是丹藥對自己有不少好處。

比武比賽完結,楊風,何蕭然,林蓮華一行三人自然是去取贏來的銀子了,下注1217兩銀子,賠率是1:5,除去本金,一共贏了6085兩銀子。

最后因為林蓮華一再堅持不要銀子,因為他爹有花不完的銀子,加上陸林鎮這個地方做生意的大部分都是林家的,自己有銀子也用不上。

楊風獲得了3040銀子,何蕭然獲得了3045銀子。加上之前贏的兩百銀子,何蕭然一天就賺了3千多銀子,想當初一年下來何墨就給自己和楊風5兩銀子花銷,還能存個二三兩下來,如今一天就變得財大氣粗了。

楊風也感嘆,這錢來的可真快,活了十多年,第一次掙這么多銀子,都樂開花了,當然,還是自己這個不確定的因素才給今天比賽劃上一個不一樣的句話了,偷偷笑了笑,心里又萌生出一個賺錢的法子。

屬最大贏家還是開賭盤那家伙了,因為大多數人都不覺得楊風能獲得第一,都押注在李洲身上,前前后后,這做莊的都贏了好一萬多銀子,平常一個月下來也賺不了一萬多銀子。

頒獎儀式過去,林霸天一行人也親自過來對楊風恭賀道,并且邀請了他們一同參加晚宴。

林霸天當晚也宴請了楊風何蕭然兩人,一是要對十天前的承諾進行兌現了,二是要拉攏這么一位天才少年了,不到十天進階到武者中期,這是萬中無一的天才,以武者中期打敗武者巔峰,也是一個天才的表現,況且李洲也是陸林鎮明面上公認的武者境界最強。

林霸天慶幸,還好第一次相遇那天沒有為難楊風,也多虧了楊風時常帶在身上的紫仙劍,否則也認不出是對自己有過恩的人的兒子了。

“敢問楊風小友有沒興趣到我府上修煉,資源方面不用考慮,我這邊都不會虧待你的。”林霸天坦然說道,隨后又微笑的轉看向林蓮華道:“不愿意也沒關系,可隨時到我府上做客,我看我家蓮華這小妮子平時應該也是喜歡偷偷去找你玩,如果你常來這小妮子也不會經常偷偷跑出去了。”

林蓮華俏臉一紅都想找個地洞鉆去了。

“爹爹!哪有你這樣子說人家的。”兩只小手不知所措的說道。

宴會上一干長老頓時哈哈大笑。

楊風恭敬回應道:“感謝前輩的抬舉,今天的比武令晚輩受益良多,也感謝前輩給予的這次機會,晚輩也會多來林家學習的。”

林霸天哈哈大笑:“如此甚好,如此甚好。”

只听燕子一声哀啼。已落入苍鹰一呆,龙飞又自仰首大呼道:喂

我忍不住瞥了姒玮瑜一眼,只见她瞪着那对清澈澄明的大眼睛,毫不畏惧地看着自己,忽然心中有一丝慌乱。

姒玮瑜的美貌与姒玮琪难分伯仲。两人面对面坐着,就如同仙女同席,此景只因天上有,人间哪的几回闻。但是,当我時候,劍尊之境的強者是不會去管的。

左右看了一陣,大飽眼福之后,林曉鋒終于回過神來,這個時候,他方才驚訝的發現,在這第一層偌大的大殿之后,除了周遭擺放的珍貴物品之外,居然一個人影都沒有看…不還有一個人影。

林曉鋒看過去的時......

耕耨二亩半在邑秋冬居之以享书舍人,迁刑部侍郎。自大中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《韩国漫画书》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+

待我成尘时你将见我的微笑

祝家大郎

待我成尘时你将见我的微笑

明朝有酒

待我成尘时你将见我的微笑

一叶知山

待我成尘时你将见我的微笑

玲珑红豆

待我成尘时你将见我的微笑

梵缺

待我成尘时你将见我的微笑

大变脸